謝太傅杜相公惠吳甘

任土吳邦果  分甘故相庭  纍纍朱實爛  馥馥密筒馨

玉液三重釀  神丹九鍊形  盤中堆火齊  案上鬬銅釘

玩比韓嫣彈  飧勝楚子萍  瓊津融不竭  塵慮滌還醒

近鄙瓜稱瓝  休誇李似瓶  南樓今非貴  東望亦虛靈

盛乃長洲苑  傳之大禹經  秋包千樹富  霜葉一林青

薦味同飴露  淪輝信景星  租園輸歲賦  守吏占官丁

貢罷中都府  供先綠野扃  緘封重篚襲  道里百郵亭

想憶金華宴  須傾縹瓮醽  同梨資可口  與棗助延齡

豈意殊方物  頻霑俗吏廳  食珍時有愧  拜賜敢遑寧

顧乏齊瑤報  宜追戴帶銘  永言難紀美  應念思飄零

 

  太傅相公以梅聖俞寄和建茶詩垂示俾次前韻 

近來不貴蜀吳茶  為有東溪早露芽

二月製成輸御府  經時猶未到人家

太官供罷頒三吏  東閣開時詠九華

 從此閩鄉益珍尚  佳章奇品兩相誇

 

宣甫以栟櫚茶刷見惠繼之以詩依韻奉和

 裝橐分餘具  茶筒使拂塵  製時工匪易  得處賞尤頻

   常與輪槽並  宜為焙匣珍  齋中延客語  供辦未應貧  

 

宣甫隨行有端石茶匣甚佳,道中為僕夫所損,某見之謂微瑕無傷,尋蒙送示有二絕句,依韻拜答  

物重齎輕豈易持  何時登頓損瑰奇  曾為十襲緹巾寶  一見寒姿不忍遺

  鐫礱圭角製尤精  豈為微瑕用便輕  且賞巖珍終耿介  休思人事有虧成  

 

和王臨謝寄蜀牋雙井茶

鈴閣優閑斵句新  客停傳誦慰馳神

誠知擷露敲冰陋  豈敵揮毫掞藻春

固乏瓊瑤酬錯寶  多慚魚目換驪珍

近來聞道談機迅  更恐難當彼上人

 

次韻孔學士賜密雲龍茶

精芽巧製自元豐  漠漠飛雲繞戲龍

北焙新成圓月樣  內庭初啟絳囊封

先春入貢來千里  中使傳宣下九重

自省何功蒙上賜  青蒿應為倚長松

 

再次韻

上尊百倍勝新豐  御茗珍兼大小龍

頒賚倂蒙中使降  捧持猶見守臣封

露芽輕嫩研香馥  雲朵纖濃印跡重

拜賜頻繁何以報  惟堅名節比寒松

 

次韻李公擇送新賜龍團與黃學士三絕句

紅旗筠籠過銀臺  赤印囊封貢茗來

社後三旬頒近列  須知郵置疾奔雷

 

黃金芽嫩先春發  紫碧團芳岀焙來

聞說採時爭節候  喊山聲動甚驚雷

 

團團龍鏡未磨開  馥馥新香滿座來

試酌靈泉看餑沫  猶疑盞底有風雷

 

次韻李公擇謝黃學士惠文潞公所送密雲小團一絕

小團品外眾茶魁  宅相分從宰相來

南省同僚得傳玩  朶頤終日味山雷

 

諸君和雷字韻茶詩四絕句外復有繼作輒續二篇

團膏纔就貢綱催  度嶺踰江萬里來

共看雲甌輕攪雪  還如春架動研雷

 

數杯茗飲沃羇懐  消盡酲醲爽氣來

若使伯倫知此味  寧誇酒後不聞雷

 

承示黃君詩再次韻

先春百品避東洄  曾按茶經較勝來

除却黃家雙井白  其餘布鼓敢爭雷

 

昨日納還公擇詩卷相次復示三篇不獨說茶曲盡其妙

加以敏捷不易追攀輒罄鄙言聊答嘉貺

 

近聞朝客建溪回  說得茶園次第來

何事社前先厥篚  只緣春晚尚無雷

 

昔年叨預通閨籍  曾得紅囊貢茗來

今日中臺重受賜  回頭已度十春雷

 

吟君三絕重徘徊  不復言詩為鼎來

詠到茶中精絕處  猶如筆下役風雷